2015.7.1

/ 0評 / 0讚 / 簡繁

七月第一日,爸爸於早上開始出現氣促,護士提醒我們叫親友們過來,最後爸爸於晚上7時選擇見過眾親友後離開,踏上下一個人生階段。事實上,爸爸已患上肝癌近兩年多,期間不斷吃藥、覆診,現在算是解脫吧。還好,他有止痛藥物舒緩,總算安詳地離去。而下一步,我們將處理他的後事…

在醫院期間,我看見躺在病床的爸爸,便回憶到我們的生活片段。最深刻的是:在我六歲時,我跟爸爸、哥哥一起去麥當勞吃東西,哥哥和我是在前面,我們一直跑,結果我被迎頭而來的單車撞到。爸爸當時動怒地指責那單車少年,然後一直拖著我,查問我的情況。最後,我帶住氧氣罩上救護車送院接受進一步的治理。這是我第一次戴氧氣罩(雖然我不理解左腳受傷,為何要戴上…),也是第一次上救護車。

回到家中,每望到某幾處位置,便可輕易勾勒出爸爸的模樣。其中,我哥在晚飯時,大嗌:「媽媽食飯,爸爸食飯。」語畢,我們靜了兩秒,然後大家都知道我們已習慣等齊人一起起筷,可惜我們一家已減少至三人。

過去的父親節,我們本想出街吃飯,可惜當時爸爸只能吃流質食物。其實我們一家未曾一起外出吃飯,因為媽媽不喜歡吃街外的「味精食物」,爸爸則喜歡自己蒸魚吃,所以我們一家每到大節日,都會選擇在家吃飯。

我們可以傷心、可以難過,但必須接受事實。以後,我必須多加照顧媽媽,付出多一倍的愛,彌補爸爸的那一份。

PS:這兩天一直單曲循環何韻詩的《木紋》,我很喜歡第一句的歌詞「如果 一手鋸開枯樹 木不會發現痛 不過 日日澆水的我 覺得被挖空」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